201501:家庭农场成长条件与政策支持调查分析

  户家庭农场详实有效问卷调查数据,分析家庭农场发展的基本状况、生产规模与经营效益,研究家庭农场成长中面临的问题及需求,得出当下生产条件的种粮家庭农场经营规模以元左右等结论。通过借鉴美、英、日等发达国家家庭农场历史发展经验,立足我国基本国情,提出了推动家庭农场发展需要的条件及相应的政策支持。

  2013年1月31日公布的《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流转,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家庭农场”概念首次在中央1号文件中提出,立即引起各方关注。所谓家庭农场,是指以家庭为单位,以家庭成员为主要劳动力,从事规模化、集约化、商品化的农业生产经营,并以农业收入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的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家庭农场对于提高农业集约化经营水平,促进粮食增产、农业增效、农民增收,以及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为进一步了解和掌握河南家庭农场发展情况,国家统计局河南调查总队2014年7日在河南省10个县(市)的50户家庭农场进行了一次典型调查,对当前河南家庭农场生产规模与经营效益情况,以及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与需求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促进家庭农场健康发展的建议。

  2013年中央1号文件出台后,农业部等相关部委及时下发了《关于促进家庭农场发展的指导意见》等文件,为家庭农场发展提供了必要条件和有利环境。河南省工商局、农业厅等相关部门先后制订了《关于做好家庭农场登记管理工作的意见》、《河南省示范家庭农场认定管理暂行办法》等文件,并采取相应措施,促进河南家庭农场发展。

  河南省农业主管部门数据显示:按照农业部对家庭农场的统计口径,截至2013年12月底,河南省符合统计条件的家庭农场有15538家。其中,从事种植业9887个,养殖业4306个,种养结合1083个。经营面积在50~100亩的小型家庭农场有5013家,1000亩以上大型家庭农场有431家,耕种总面积达到287万亩。从家庭农场种植、养殖结构大致分布来看,黄淮海平原地区以种植粮食为主体,兼有一些养殖和经济类作物;丘陵山区等旱坡岗地,种植林果、药材、花卉等经济类作物的比例稍高。

  本文所用数据,除特别说明的外,均来自于2014年7月国家统计局河南调查总队对尉氏县、孟津县、安阳县、卫辉市、襄城县、舞阳县、唐河县、虞城县、项城市、光山县等10个县(市)开展的典型调查。每个县(市)按目录等距抽样调查5个家庭农场,共计50个家庭农场作为有效分析研究样本。

  从家庭农场的属性及种养类型看,注册为个体户的有42户,占84%;注册为企业的8户,占16%。种植纯粮食的30户,占60%;以粮食为主,兼营蔬菜、林果、药材、水产等的14户,占28%;其余6户为完全经营蔬菜、花卉、林果等经济作物或畜禽养殖。

  从农场主个人特征看,文化程度以高中或中专学历为主,比重达52%;高中或中专占38%;大专及以上的比重最小,仅10%。从业经历中,一直从事农业生产的比重较大,占30%;其次为经商返乡,占20%;其余分别为村干部、务工返乡、机关人员。

  从土地经营规模看,本年度户均经营395.04亩,较上年度提高9.5%①;其中户均流转面积378.78亩,较上年度提高10.0%,占全部经营面积的95.9%(见表1)。

  对土地租金看,亩均租金为645.92元,较上年度提高9.9%;土地流转方式中58%为转包,36%为出租,其余6%为转包加入股或互换形式。

  从本年度30户纯经营粮食,14户以粮食为主、兼营其他,以及6户经营经济作物或畜牧养殖的三种类型农场生产经营情况分析显示(见表2)。

  从经营规模看,纯粮食类农场面积最小、增幅最低,户均290.87亩,较上年度增长6.7%;以粮食为主类农场面积最大、增速居中,户均达595.93亩,增长11.2%;经济作物或养殖类农场面积居中、增速最快,户均447.17亩,增长18.2%。

  从短期雇工人数看,经济作物或养殖类农场雇工人数最多且增长最快,户均达46.17人,较上年度增长1.05倍,雇工人数分别为纯粮食、以粮食为主类型农场的2.9倍、1.9倍。从雇工日均工资看,三种类型农场增幅均在7.5%以上,其中经济作物或养殖类农场增幅达到8.2%。

  三类农场的生产投入费用②与纯收益均呈递增趋势,且类型之间的差别较大。如经济作物或养殖类农场的亩均生产投入费用、纯收益分别达4713.33元、2508.33元,分别为纯粮食类农场的3.7倍、4.9倍。从成本收益率③看,纯粮食、以粮食为主、经济作物或养殖三类农场分别为40.1%、41.2%和53.2%,分别较上年度提高4.7个、7.4个和1.3个百分点。

  从以上数据看出,经济作物或养殖类农场收益最高,纯粮食类最低,以粮食为主类居中。从追求效益最大化角度看,经营经济作物或养殖类农场为最优选择。但在调查中发现,多数农场主倾向于经营以粮食为主、兼营其他类农场,纯粮食类次之,经济作物或养殖类最少。

  其原因在于,一方面,尽管经济作物或养殖类农场经济收益最高,但由于其资金投入多、人力技术要求高、管理难度大等因素,限制了不少农场主“非粮化”的选择;另一方面,尽管种粮效益较低,但由于种粮补贴政策的保障、粮价不断上涨、资金投入相对较小,同时随着机械化程度的普及,种粮省时省力,市场风险较小,因此多数处于起步阶段的农场主愿意种植粮食作物,而有一定实力的农场主更愿意在种植粮食作物“保底”的基础上,开展蔬菜、养殖等多元化经营,以提高综合经济效益。

  从30户纯粮食农场经营规模看,本年度户均经营290.87亩,较上年度提高6.7%。最少的经营50亩,最多的896亩。按经营规模分组研究(见表3)。

  5种规模的家庭农场生产投入费用与纯收益并非简单的正相关关系。从生产投入费用看,500亩以上的最大,亩均达1402.00元;其次是100~200亩,为1343.00元;最低的是50~100亩,为1086.84元。从纯收益看,100~200亩的最高,为616.00元;其次是200~300亩,为525.00元;而投入最大的500亩以上的农场,纯收益为475.00元,居第3。

  从成本收益率看,5种规模的家庭农场按经营面积大小依次为40.8%、45.9%、40.9%、33.5%和33.8%,平均成本收益率为40.1%。可看出,100~200亩之间的农场成本收益率最高,200~300亩的次之;300亩以上的较低,低于平均水平6个多百分点。

  在调查中发现,500亩以上的部分家庭农场,由于管理难度大等因素,规模有缩减的现象。本年度500亩以上农场的户均748.80亩,较上年的962.0亩减少22.2%。如:虞城县有一个家庭农场由上年度的1300亩,减至870亩;安阳县有一个家庭农场由上年度的996亩,减至896亩。

  结合实际可得出,家庭农场需要一定规模才能实现规模效益,但不是越大越好。规模越大,其管理难度、用工成本等越大,若超出自身经营能力,资源利用率、土地产出率和经济效益可能下降。从调查样本可以看出,经营面积在100~200亩的亩均收益最高,200~300亩的次之。综合考虑亩均效益与规模效益,当前种植纯粮食作物的家庭农场,经营规模在200亩左右较为合适。

  据对50个家庭农场主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农场综合经营状况一般的占多数,达27户;经营良好的有16户;经营不佳的有7户。农场经营处于创业阶段的有26户,处于发展阶段的有24户,尚无一户进入成熟阶段。调查数据也印证了家庭农场在当前还属于新生事物,正处于起步发展阶段。

  从当前各地的实践来看,家庭农场均不同程度的享受有支持政策,如在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流转及农机购买中获一定比例的补贴优惠。但在河南全省层面尚未出台系统的专门支持家庭农场的政策,目前的政策支持力度,与农场主的期望相比尚显不足。50户农场主均希望制定和落实专门的财政、税收、用地、金融、保险等政策重点支持家庭农场,并整合各部门涉农项目资金向家庭农场倾斜。

  从被调查的农场看,82%的农场主反映雇工、农资、土地租金等生产成本上涨较快。调研中了解到,由于大量年轻劳动力外出务工,留守农村的大多是缺乏技能的传统体力劳动者。若要提高生产效率,只能通过提高工资的方式四方招揽技能工;同时,受传统观念、物价和高收益农业项目等影响,土地流转价格逐年上涨,并且流转过程中,部分存在程序不规范、手续不全、违约成本不对称等问题,容易带来农地纠纷,影响农场主的正常生产秩序和生产积极性。

  在被调查的农场中,高达82%的农场具有融资需求。但从农场资金实际获取来源看,仅58%的农场存在民间借款或银行行为,且民间借款的比重远高于银行。其原因主要在于融资困难。具有融资需求的农场主中,认为融资困难和一般的比重分别为64%和34%,仅有2%的认为融资容易。

  从农场融资面临的主要问题看,认为担保手续复杂的比重最高,达到60%;其次为额度太小,为48%;另外还有利率太高、期限太短及没有人情关系等因素。从对政府相关部门的期望看,有62%的农场主希望创新融资产品,拓宽融资渠道。

  在家庭农场产品销售渠道上,商家上门收购的占40%,自己送货的占34%,商家收货及自己送货两种方式结合的占20%,通过农业合作社、网上销售的分别仅4%、2%。另有22%的农场主反映产品销售渠道不畅。52%的农场主希望强化政府引导作用,在农场优先推广新特产品,加强农产品生产与市场的对接;50%的农场主希望加大气象、病虫测报、产品供销信息等公共服务力度。

  从现代农业发展要求看,农场主需要具有懂农技、善经营、会管理等综合技能。但从调查情况看,大部分家庭农场场主多年从事农业生产,多由种粮养殖大户转身,是典型土生土长的农民,对传统农业生产方式根深蒂固,实践经验丰富。但毕竟掌握的新知识和应用新技术不多,缺乏现代经营管理理念,需进一步提高自身综合经营素质。

  当前,相当一部分农场起步阶段都得到了当地政府,如发改、水利等部门在水利排灌设施方面的支持。但由于部分农场流转的区域,是一些地形地貌生产条件差、缺水肥薄的土地,若要进行规模化农业生产,必须有较大的资金投入才行。不少农场主希望政府进一步加大支持家庭农场完善水利配套设施,以及晾晒、存储等其他生产性辅助设施的力度,降低用水、用电成本,增强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家庭农场在我国当前阶段尚属于新生事物,处于起步阶段。而在国外,家庭农场经营模式存在已久。从美、英、日等发达国家家庭农场的发展经验看,普遍具有较大的政策支持力度,健全的土地法律制度,完善的社会化服务体系,并根据当地自然、经济社会条件确定了适度经营规模等共性。基于上述对河南家庭农场的调查分析,以及借鉴发达国家发展的经验,可得出以下几点促进河南家庭农场健康发展的启示和建议。

  各级党委、政府要高度重视发展家庭农场的重要性,出台系统的专门支持家庭农场发展的政策措施。一是加大直接补贴力度,落实农业用电支持政策,让家庭农场直接受益;二是加大农业投入力度,改善农业生产条件;三是创新农村金融产品,简化信贷手续,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同时,扩大政策性农业保险覆盖范围,降低农业生产风险。

  进一步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政策,搭建土地承包经营权市场交易平台,强化农村党组织和基层政权建设,充分发挥农村基层政权在土地流转中的服务组织协调作用,保障土地出租或受转双方的合法权利,建立土地流转长效机制,避免承包期限过短、减少土地纠纷等问题。

  没有规模就没有效率,但规模过大,效率可能反而下降。从调查样本观察到,当前河南种植粮食的家庭农场规模在200亩左右时效率最高。我国幅员辽阔、差别较大,各地应因地制宜,依据自然经济条件、农村劳动力转移、农业机械化水平等因素,科学确定家庭农场的规模标准。

  一方面要加大现代农场主的培养。制定对农场主的培育优惠政策,依托职业教育、高等教育平台和资源,提高农场主的生产技能、市场意识和经营管理水平;另一方面要提高农村劳动力整体素质。积极开展农村职业教育、农业专项技术培训、农业职业技能培训,造就一大批适应现代农业发展要求的职业农民。

  要深化农技推广体制改革,加快新产品、新技术的引进和推广,指导家庭农场应用先进适用新技术、引进优质高产新品种、种养新模式,开展标准化生产;充分发挥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引领作用,帮助解决单个家庭农场干不了、干不好或干了不合算的事情,提高农业组织化程度,实现家庭农场与大市场的无缝对接。

  综上所述,发展以适度规模为特征的家庭农场,既坚持了我国以家庭承包为核心的基本经营制度,又能够提高农业的专业化、集约化、标准化和现代化水平。农村基层政权组织应予高度关注,并积极参与进来,紧跟时代步伐,构建新型和谐的农村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以确保农产品数量安全和质量安全,不失为现实的必然选择。

  [2]农业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调研组.上海松江家庭农场调查报告[J].农产品市场周刊,20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