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农村学生初中生毕业后路在何方?

  一份由一批大学生志愿者历时两个月的调查、走访,揭示西部农村初中毕业生毕业后线西部农村初中生毕业后情况调研报告》在去年底最终完成。这份全部由在校大学生完成的调研报告虽然还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但是一个个鲜活的例子,却不由得让我们对西部农村初中生毕业后如何继续人生脚步而陷入深深的思考——

  其中,志愿者们对来自甘肃、陕西、新疆、山西、四川5省的20名初中毕业生、来自甘肃、陕西、山西、四川4省的13名初中毕业生的家长、来自甘肃、四川2省的4名教师、来自甘肃、陕西、贵州3省的8名企业负责人还特别进行了深度访谈。

  调查依据设计好的访谈提纲,由各调研小组成员根据当地具体情况选择对象进行访谈。访谈围绕西部农村初中毕业生的家庭背景、自我评价、未来发展预期等方面,以及部分西部本土企业负责人对招收来自西部农村初中毕业生员工的态度进行调查。

  最终,这份由学生将调查反馈情况汇总之后得出的近3万字的报告《2006西部农村初中生毕业后情况调研报告》在去年年底完成。

  报告中发现西部农村初中毕业生能够根据自己的实际特质和家庭及周围环境选择一定的发展目标。他们和他们的父母、教师都希望能够有更多读书上学的机会,以便接受更好的教育,提高将来求职就业的技能和机会。

  不论是西部农村初中毕业生,还是他们的父母、老师以及企业负责都不赞同初中毕业生去打工,他们对于那些因家庭经济等其他因素过早流入社会过早承担了不必要责任和不公正的对待的初中毕业生表示惋惜。

  报告建议,当前我国西部农村教育发展的资源还相当匮乏,能够接受初中后正式的高中或者中专教育的学生比例还不大,为了帮助每一个学生都从教育中获益,需要在西部农村初中发展学生和当地需要的职业教育。

  适合当地以及个人发展的中等职业教育既可以作为一种人力资本投资,增加经济增长点,促进生产、经营的转变,也可以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精神文明建设,促进社会文化的变迁。

  报告指出,对于西部农村多数学生而言,初中学习与就业紧密相连,如果能够在初中教育加强薄弱学科建设,提高学生全面素质,引导社会机构参与建设西部农村具有符合当地特色的职业教育,不仅可以增强义务教育的内在吸引力,让学生真切地感到初中学习不是义务和束缚,而是权利与必需。

  在对西部农村地区的初中毕业生走访之后,志愿者们还对8位来自甘肃、陕西、贵州3省的企业负责人进行了采访。期望能够从用人单位这一角度看西部农村地区初中生毕业之后的生存前景——

  甘肃省华亭煤业集团每年都要从大中专毕业生中招收一些技术工人。工厂里主要是农民协议工,占到企业用人的五分之三。华煤集团对于这些农民协议工每年都会进行考核,那些技术特别过硬的协议工给予转变为正式工人的待遇(企业交社会养老金、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金、住房公积金),一般有10%的名额。该集团负责人表示,在这个考核过程中,不看学历和文凭,只看个人的技术熟练程度和技术能力,只要是干得好就可以。

  甘肃兰石集团机电工程公司负责人认为,作为西部农村的初中毕业生,无论从学历上,职业技能上,个人素质和社会交往能力上,都不是很有优势,他们就业确实存在相当大的困难;但是,大部分西部农村学生也有吃苦耐劳,踏实肯干,接受新知识快的特点,也是他们的优势所在。

  贵州省青利工贸有限责任公司荔波分公司负责人认为初中毕业生打工首先需要注意的就是安全,只有保证安全才可能谈得上其他的一切,其次要通过各种方式强化自身的技术,因为初中毕业生在就业市场上不具有竞争优势,需要不断地进行技术的学习。

  本次调查中进行深度访谈的20名农村初中毕业生分别来自甘肃、陕西、新疆、山西、四川5省。其中,男女生各10名。平均年龄16岁,最大的17岁,最小的14岁。这20名毕业生初中毕业后选择继续上高中的有13人,选择上中专的有3人,选择就业的有2人,选择复读的有2人。

  在这20名农村初中毕业生中,家庭经济情况悬殊较大,大部分位于当地中低等收入,其中1/2的家庭年毛收入不到1万元,减去各种开支,多数家庭几乎没有多少剩余,很多家庭处于贫困线以下,甚至背负很多债务。被调查者的父母大多为农民,文化水平较低,其中小学、初中水平较多,大学文化水平的有2个。

  山西省永济市谢仙鲜因为理科成绩不太好,放弃了高中学习,选择去运城市农校(中专)读书,希望毕业后能回家乡帮爸妈干农活,收棉花和芦笋等。

  甘肃省正宁县彭某希望儿子能够离开农村,这也是他最大的希望,他也不希望孩子做很大的事情,只要孩子过得比自己好点,不用像自己这样在土里面“刨食”,他就非常高兴了。

  陕西省淳化县王洁家里有5口人,年收入有4000多元,她说她想外出打工,因为还有两个正在上初中的妹妹,家里生活比较困难,急需要钱。

  甘肃省正宁县赵某不愿意打工,虽然他原来的初中同学中也有出去打工的,过年回家时都是穿得非常好,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但他认为人不能打一辈子工,且初中毕业去打工是愚昧无知的表现。

  陕西省淳化县王洁希望有一些关于具体技能和法律知识的培训。比如关于打工的技巧等等。因为他姐姐开始去城市打工有很多的不适应,产生了很多的麻烦。

  甘肃省兰州市刘家强的父亲非常支持孩子上相关的培训班。他认为,如果培训班的可靠程度,所学专业的好坏,培训班的师资和收费,以及是否负责就业等各方面条件都适合,是会全力支持孩子参加培训的。

  由于这些学生处于相对闭塞的西部农村,传统价值取向和个人发展依然是他们的首要选择方向。因此,虽然他们面临来自家庭经济条件或者自身实力等方面的困难,但首要选择还是上高中考大学这一条传统的路子。

  家长虽然文化程度普遍偏低,但对于孩子的未来发展均倾注了很大的心血,为了能够让孩子上学,他们均表示会提供全力的支持。甚至不惜举借外债。在家长的心目中,打工是一个最后的选择,如果现在还有学可以上,一般情况下都是不愿意孩子外出打工的。

  绝大多数人对打工持一种抵触的情绪,在他们看来,只有学习不好才会外出打工,外出打工被作为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和最后的挡箭牌。

  深度访谈的20人中,愿意打工的只有1个,有4人认为自己在一定条件下(如没有考上高中等)才有可能去选择打工,其他人都是对打工持排斥的看法,拒绝外出打工。选择愿意外出打工的最主要的是受家庭经济情况的影响。

  这些学生需要和就业紧密相关的培训,并且这些培训能够帮助他们在一旦无法完成学业之时能够迅速走进社会,是能帮助他们打工的。

  调查发现,学生们对培训热情不是很高,并且十分担心费用问题。但是家长们会在确定培训班确实对孩子的发展有作用的情况下,给孩子提供必要的学费和生活费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