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50年前纽约黑人社区的照片推动了社区重建

  长期以来,哈莱姆黑人社区见证了纽约弱势社群的起起落落。虽然贫困和压迫让这里饱经风霜,但哈莱姆区也是民权运动崛起和美国黑人文化兴起的发源地。

  五十年代早期,玛格南摄影师、伊利诺斯人布鲁斯·戴维森(Bruce Davidson)住在韦斯切斯特(Westchester)。在从哈特斯戴尔(Hartsdale)到纽约市的一趟通勤班车上,他首次看见了这个世界的一角。

  透过车窗,他看到哈莱姆区住宅楼里的房间,短暂地瞥见那里居民的生活。“当时我就想走到墙后,直面那些看不见的事物,”他说,“结果十多年后,我才拿着相机真正进入那个隐秘的世界。”

  得到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的一笔拨款后,戴维森在1966年和1968年间拍摄了哈莱姆区的一条街道——东100街。这次项目的主要目的是改善当地居民的居住情况,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住在摇摇欲坠的廉租房。

  一开始,人们对他充满怀疑。在他之前,很多摄影记者也来过这里,拿随手抓拍到的“惨状”去吸引同情,而戴维森明白,他需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才能让居民放下戒备。

  他得到了大都会北方居民委员会(Metro North Citizen’s Committee)的许可,只要同意把照片给委员会审查,就能够进入社区拍摄。

  戴维森在这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拍摄也越来越深入。他抛弃长焦镜头,转而采取一种与对象合作的正式拍摄方式。

  “把大画幅相机放在三脚架上,再加上风箱和对焦遮光布,为摄影这个动作赋予一种庄严感。我不想成为那种隐身的观察者,而是想跟拍摄对象面对面。”

  摄影师和摄影对象之间的亲密感和相互尊重,是那篇经典摄影专题的核心特色,也表明了戴维森的道德观念。他的拍摄对象几乎都直视镜头,这样便也考验了观众有凝视他们,并思考其绝望境况的胆量。

  作品静静地展现着酸楚的生活,比如在半塌的房子里挂着的一排新熨好的白衬衫,比如三名盛装打扮、神情骄傲的女性。

  《East 100th Street》(东100街)于1970年出版,评论不一,有些声称戴维森镜头下的哈莱姆区看起来“过于糟糕”,有些人则指出他对悲惨生活的记录还不够赤裸裸。

  米尔德里德·费利西亚诺(Mildred Feliciano)是戴维森的拍摄对象之一,也是长期住在哈莱姆区的平权人士,他则认为这些作品让政客、银行家等有能力推动积极转变的人看清了现实。

  “我带着《East 100th Street》,去到不同的机构,展示我们的生活状况,告诉他们我们需要什么,” 费利西亚诺说。

  “布鲁斯的照片让政府和相关机构了解到,人们的生活有多贫困窘迫。这些照片不只具有历史意义,也推动了我们的社区重建。”

  现在,距离那批照片的拍摄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年。庆祝黑人社区独特文化的哈莱姆周活动也将走到第45届,哈莱姆区也正迎来别样的振兴。

  上世纪二十年代是文化和文学的时代,而在今天,在闻名遐迩的曼哈顿上城,文化保护、中产阶级化和经济发展成了主流线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