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首页 热点资讯 政策法规 综合调查 实时爆料 网事热评 高层声音
主页 > 综合调查 >

2015年基础教育发展调查报告

2019-11-02 05:37   来源: 未知   编辑: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国家十三五规划正在紧锣密鼓制定中,对于教育的长期规划,我们需要有更长远视野,这其中基本数据,基本依据,就是我们基础教育的发展情况。近日,中国教育在线根据教育部以及国家相关部门发布的近数十年,尤其是近20年的数据,进行了梳理,整理,发布了《2015年基础教育发展调查报告》,希望从较长时间维度上,反映基础教育的发展趋势与情况,为教育的长远发展与规划,以及决策,提供一些参考,一些数据支撑。

  《2015年基础教育发展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按不同教育阶段,即学前教育,小学阶段,初中阶段,高中阶段以及教育投入等进行了介绍。同时,针对重大的留守儿童问题,报告做了专门的关联分析。考虑到中等职业教育与普通高中的对等性,对于中等职业教育也进行了梳理分析。

  根据报告可以清晰地看到,虽然人口出生率不断变化,但我国人口下降的大趋势不可逆转,虽然在2000年以后,我们迎来一个新的人口出生高峰,但是,近10余年,每年新生儿数量长期维持在1600万左右,比上一个高峰少了1000万,这也构成了我国基础教育与教育的基本供给构成。

  在这一大背景下,我们的各个阶段的招生人数与在校生数均呈下降趋势,近年基本探底,趋于稳定,虽有局部反弹,但并未形成根本性的逆转。这里面比较特殊的是学前教育,在国家的大力重视与支持下,学前教育经历了一个历史上最大快速的大发展时期,无论入园率与在校生数,都创造了历史最高纪录,让人欣喜。

  从1997年开始,小学招生人数从2500万减少至2014年1658万,小学教师数量在这一时期也同步减少。伴随小学招生数量下降,初中招生人数从2001年也开始直线下滑。已经从最高峰时每年招生2263万人,下降至2014年的1448万人。与招生人数和在校生总量的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初中阶段教师数量保持了平稳,甚至略有增长。

  伴随学生数量的增长,普通高中阶段教师数量近年来一直呈增长趋势,2014年教师数量达到166万人。与基础教育其他阶段相比,是唯一明显增长的一个群体。到2014年高中阶段师生比下降至14.4,但仍然明显高于初中的12.6。

  数据显示,近年中职教育下滑明显,无论是招生数,还是在校生数量,远远低于普通高中,中职招生人数占高中阶段招生人数比例连续5年下滑,已经由51.1%下滑至43.8%。在校生达到1802.9万人,这距离2015年预定目标值差距达20%。

  因为生源的绝对减少,高等教育已经从大众化快速迈向普及化,近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明显加速增长,近3年增长了10.6个百分点,达到37.5%,远远高于前10年的增长速度。

  资源均衡问题实际不是一个教育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是一个发展问题,与地方经济直接相关。2013年北京地区基础教育阶段生均经费平均28668万元,而河南仅为5458元、贵州为6872元,差距达到5倍左右。与此相关,2015年北京高招本科录取率约为71.8%,位居全国第一,远远超过河南44.4%,广东37.1%,贵州39%,而全国的本科平均的录取率则为38.9%。上海也同样,遥遥领先于全国其他地区。

  值得一提的是,近些年国家的教育投入多数都投入在基础教育领域。培养一个初中生国家投入是9258元,但是一个大学生仅有15592元,与之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家城镇化比例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父母进入城镇务工。随之而来,随迁子女、留守儿童数量越来越多。到2014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共1294.73万人,占全国儿童数量比例9%。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农村留守儿童共2075.42万人,占全国儿童数量比例14.5%。留守儿童已经成为中国发展中的瞩目问题,困难问题,亟待解决。

  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最重要的措施之一就是随迁子女在当地学校就读政策。北上广是典型的人口流入地,也最具代表性。报告显示,2013年义务教育阶段非京籍学生占比43%,达到47.3万人,而高中阶段减少至11.4%。广州义务教育阶段非本地户籍学生比例达51.2%,高中阶段比例为27%;三地相比,显然广州或者说广东的政策明显更有利于孩子随父母就读,而不是留守。

  1949年以来,我国共经历四次人口增长高峰。分别是:第一次,1949~1957年;第二次,1962~1970年;第三次,1981~1990年。 受第三次人口生育高峰、生育政策调整的影响,从2000年以来,我国开始经历第四次人口出生高峰期。

  从第四次人口出生高峰来看,新生儿数量已经进入一个平稳增长期,长期徘徊在每年1600万左右,未来将进一步补充各阶段生源,但已不太可能超越以往历史高峰。

  受第四次人口高峰期的影响,同时伴随国家对学前教育的重视与支持,学龄前儿童入园数量从2004年开始以平均每年4%左右的速度持续增长。2014年在园儿童数量已经达到4051万人。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汇总数据,2010年我国女性平均生育年龄为28.18岁。这表明第三次人口高峰带来的生育高峰预计将延续至2018年左右,之后将开始下滑。

  学龄前儿童在园人数从2003年开始一直呈现增长趋势,2003年仅为2004万人,到2014年增长至4051万人,十一年间增幅超过102%。

  2001年,随着学前阶段学生数量的减少,教师数量也出现较大降幅,从2000年的86万减少至63万,年降幅达27%。之后逐年增长,2013年达到166万,相较2001年增幅达163%。

  从2000年到2001年,幼儿园数量从17.6万所锐减到11.2万所,一年间减少了6.4万所,是1996-2000年期间幼儿园减少总数的6倍。

  2002年开始,幼儿园数量开始缓慢回升,2014年达到21万所。与1996年的高峰相比12年时间仅增加了2.3万所。但从在园人数来看,2014年是4051万人,比1996年多出1384万人。显然,目前幼儿园的满园率及平均规模都超过了1996年的水平。

  伴随适龄人口的减少,小学招生数量在1997年后开始第二轮下降,从2500万左右减少至2004年的1747万人,七年间减少约700多万人,总降幅达36.5%。

  从2004年至2014年间,小学招生数量基本维持在1700万人左右。2014年不足1700万,仅有1658万人。由此可以看出,在未来一个很长时间,适龄入学人口并不会有大幅度的变化。

  伴随1997年开始的招生人数下降,小学在校生人数也开始大幅度减少。1997年在校生数量为1.4亿,到2014年减少至9451万人,十七年累计降幅达32%。

  伴随1997年开始的小学一年级入学新生的下降,小学教师数量在这一时期也同步减少,2004年减少至563万人。同样,伴随2004年后入学新生数量的趋稳,近年来小学阶段教师数量也呈现趋稳态势。2014年小学教师数量仍为563万人,与2004年持平。

  2014年小学在校生数量较1997年下降32%,但教师数量同比仅减少2.8%。从图表可以看出,小学阶段每名教师负担的学生数量一直呈下降趋势,1997年生师比为24.2:1,到2014年该数值减少到16.8:1。

  小学学校数量在1997年为63万所,到2014年减少至20万所,整体降幅达68%。学生数量与学校的比例从1997年的223:1增加至2014年的469:1,学校数量的下降幅度远高于学生数量的下降幅度。

  伴随小学招生人数的减少、在校小学生总量的逐步下降,初中招生人数从2001年也开始直线下滑。已经从最高峰时每年招生2263万人,下降至2014年的1448万人,总体降幅达36%。

  伴随招生数量的减少,初中在校生数量在2003年达到6618万人后,2004年开始逐年下降,2014年减少至4385万人,总降幅达34%。

  与招生人数和在校生总量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初中阶段教师数量保持了平稳态势,甚至略有增长。2003年为347万人,2014年为349万人,十一年间增长两万人,生师比大幅度下降,2014年达到了12.6: 1。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国家投入的增加,教育质量的提高。

  2001年初中适龄人口达到新高时,初中学校数也增长到6.6万所。随后持续下降,2014年已降至5.3万所。

  2005年普通高中阶段招生人数达到877.7万人,创造了一个历史纪录,也直接导致了三年后的2008年高考报名人数创历史新高,达到1050万人。但随着初中毕业生总量的逐年减少,普通高中阶段招生人数在2005年后也开始下降,2014年下降至796.6万人。但因受高校扩招等因素的刺激,近十年间高中阶段招生人数下降趋势并不明显。

  2005年,受普通高中阶段招生数量增长影响,在校生数量达到历史新高2409万。随后至2014年十年间,高中在校生数量略有下降,但基本保持在2400万左右。

  伴随普通高中招生数量及在校生数量的增长,普通高中阶段教师数量从1997年至2005年呈快速增长趋势,平均年增幅10%左右,2005年达到130万人。从2006年后增幅趋缓,每年增幅在2%左右,2014年高中阶段教师数量达到166万人。与基础教育其他阶段相比,是唯一明显增长的一个群体。

  普通高中阶段在校生数量在2005年达到2409万的高数值之后,历年基本保持稳定,但同期教师数量仍持续增加。2005年普通高中阶段生师比在18.5: 1左右,到2014年则下降至14.4: 1,但仍然明显高于初中的12.6: 1,这一特殊现象值得关注。

  受普通高中阶段在校生数量增长影响,1997-2005年普通高中阶段学校数量持续增长,2005年增长至1.6万所,达到历史新高。但从2006年开始逐年减少,2014年减少至1.3万所,比1997年少627所,但同期在校生规模却增加1550万人,是1997年的2.8倍。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当年高考报名人数达到570万人,录取人数仅27万人,录取率仅为4.8%。

  受高中阶段招生数量增长的影响,2008年高考报名人数达到1050万人的历史最高值。2008年之后高考报名人数开始逐年下降,5年后的2013年降为912万人,给高校招生带来了直接的压力。2014年开始,高考报名人数出现反弹,比上一年增长27万人达到939万,2015年继续保持反弹,增加3万人。从近年普通高中招生总量来看,高考报名人数在一定时期内将基本稳定在目前的水平,不太可能再有明显增长。

  中职招生人数在2010年达到顶峰870万人,但从2011年开始,中职招生人数持续下滑。截止到2014年,中职招生人数下降至620万人,减少242万人,四年累计降幅达29%。

  2011年,中职在校生数量达到顶峰2231.8万人,当年与普通高中在校生仅相差196万人。但随后几年中职在校生数量持续下滑,2014年下降至1802.9万人,与普通高中在校生数量差距扩大至598万人。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和《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文件中,将2015年中职在校生人数目标设定为2250万人,但实际人数距离2015年预定目标值差距达20%。

  自2009年起,中职招生人数占高中阶段招生人数比例连续5年下滑,已经由2009年的51.1%下滑至2014年的43.8%。

  与中职招生下降相伴的是学校数量的减少。从2009年开始中职学校数量就开始呈现下降趋势,年平均下降3%左右,由2008年的将近14847所减少至2014年的11900所。

  据教育部最新统计,2014年度中国出国留学人数为45.98万人,较2013年增加了4.59万人。近十年来,中国出国留学人数翻了两番,出国留学的人群日益庞大,并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

  从图表中可以明显看到,近九年来中国赴美读本科的学生占比不断提升,从2005/2006学年的14.90%,增长到了2013/2014学年的40.28%;仅比赴美读研究生的占比低两个百分点。

  2007-2011年期间,中国赴美持F-1签证的高中生数量由6541人增长到了48636人,五年间增长了将近八倍。

  公立高中国际班吸引了越来越多学生和家长的关注。与此同时,近些年来,国际班的录取分数线不断攀升,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如图所示,图中列出的9所北京市的高中国际班,其录取分数线年北京部分示范中学国际部录取分数线甚至超过校本部。据统计资料显示,首师大附中国际班的录取分数线,比普通班的录取分数线分,十一学校甚至高出普通班录取分数线 教育普及程度

  2002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15%,2003年增长至17%。从2003年到2011年的八年时间里,毛入学率从17%增长到26.9%,增速明显。最近三年,增长速度分别达到了3.1%,4.5%,3.0%,短短三年,毛入学率提高了10.6个百分点,达到37.5%,创造了我国高等教育的新纪录。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明显提升。

  最近三年高等教育的招生总量并没有明显增长。从普通高校招生总量来说,三年前,招生计划就已经达到了698万,2015年是700万,几乎呈停滞状态,但毛入学率却大幅度上升。根本原因在于适龄人口的绝对数量减少。从适龄人口基数看,未来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还将处于高速增长阶段,迅速逼近50%,达到高等教育普及化阶段。

  1997年以来,基础教育阶段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事业费支出呈现逐年增长趋势。1997年小学生均经费(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事业费,下同)334元,初中591元,普通高中1155元,中职1085元,高校6523元。而到2013年分别增至小学6902元、初中9258元、普通高中8448元、中职8785元、高校15592元。增幅分别为小学1968%、初中1466%、普通高中631%、中职710%、高校139%。

  高校生均经费从2001年至2005年呈逐年下降趋势,从6816元减少至 5376元。2006年以后逐步增长。但2013年再次呈现下降趋势,从2012年的16367元减少至15592元。

  培养一个初中生国家投入是9258元,但是培养一个大学生仅有15592元,两者形成鲜明对比,也值得我们思考。

  2014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共1294.73万人。其中,在小学就读955.59万人,在初中就读339.14万人。占全国儿童总数的9%。

  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农村留守儿童共2075.42万人。其中,在小学就读1409.53万人,在初中就读665.89万人。占全国儿童总数的14.5%。

  全国妇联于2014发布《我国农村留守儿童状况研究报告》,农村留守儿童不仅广泛分布于中西部经济不发达的省份,而且也分布于江苏、广东、山东等东部经济发达的省份。调查表明,农村留守学龄儿童义务教育总体状况良好,绝大部分在学校接受义务教育,但部分中西部地区的农村留守儿童受教育状况相对较差。

  据2015年《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数据显示,在三类留守儿童中,有 11.1%的学生与父母每月见面 3-4 次,32.7%的学生一年能见父母 5 次以上,11.7%的学生一年能见父母 3-4 次,29.4%的学生一年只能见父母 1-2次,15.1%的学生一年都见不到父母。

  广大农村留守儿童普遍处于“生活上缺人照应、行为上缺人管教、学习上缺人辅导”的状态。这些儿童在成长过程中父母关爱的缺失,将对他们的健康成长产生不利影响。

  2014年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151.6万人,其中,常住外来人口为818.7万人,占常住人口的38%。

  2014年义务教育阶段非京籍学生占比41.7%,达到47万人。而高中阶段非京籍学生占比减少至10.48%,达到1.8万人。

  其中小学阶段非京籍学生比例达到44.9%,接近半数。初中阶段达到33.4%。横向比较来看,高中阶段非京籍学生比例较小学与初中阶段锐减。2014年高中阶段非京籍学生比例仅为小学、初中的1/3甚至1/4左右。由于在京不能参加高考,大多数非京藉学生选择返回原籍参加高考或出国留学。

  从2014年起,符合五项条件的随迁子女可在京参加高考,但只能报名参加高等职业学校招生考试。当年共有114人报名参加高考。异地高考人数没有明显增加。

  广州地区学校在校生数量中,非本地户籍学生数量不同阶段均呈现上涨趋势。小学阶段2014年占比56.3%,达到50.6万人,初中阶段2014年提升至44.1%,达到15.6万人。普通高中阶段近两年增幅最大,2012年仅为14%,2013年猛增至27%,2014年为28.3%,达到5万人。2014年广州普通高中阶段外地学生比例比北京要高17.8%。而义务教育阶段广州外地学生占比52.8%,比北京高11.1%。

  广东采取“异地高考三步走”的稳步推进政策。第一步,2013年通过积分入户或者是高技能人才的子女可以参加高考;第二步,2014年在广东居住满三年,参加三年的社保,子女在广东的中职学校有三年的学籍,他们可以参加中职升高职的考试;第三步,2016年所有的进城务工人员住满三年,参加社保三年,且子女在广东读了三年书,有三年学籍,可以参加普通高考。

  根据广东省教育厅统计,2016年在广东参加高考的外来随迁子女或超过4万人,届时会将广东高考报名人数推向又一个高峰。

  据上海市教委统计,2012年随迁子女占上海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比例45%,达到53.8万人。相比较而言,2012年北京义务教育阶段非京籍比例仅为41%,达41.7万人,而广州义务教育阶段非本地户籍学生比例为46.5%,达55.6万人。

  随着上海对基础教育投入的力度逐年加大,随迁子女入学的政策逐渐完善,优质义务教育将吸引越来越多外省市人群入沪。

  从2008年开始中职校开放招收随迁子女,2008年招收仅1380人,到2012年人数达到8036人。随着“中高职贯通培养模式”打通,中职招收随迁子女数量有望进一步增长。

  另外,2014年起,来沪人员持有上海市居住证且积分达到标准值,即120分,其子女在本市参加高中阶段学校招生考试并完成高中阶段完整学习经历后,可在上海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